【會展聚焦】《2018年台北國際書展》社會參與藝術,由「跨域」開始

2018年台北國際書展進入壓軸階段,各界無不以各類型態,分享各種知識與看法,在閉幕日的上午,國立台北藝術大學《出版大系》專案,透過帕布羅‧赫爾奎拉(Pablo Helguera)的名著《社會參與藝術的十個關鍵概念》(Education for Socially Engaged Art: A Materials and Techniques Handbook)的譯者,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藝術與人文教育所助理教授吳岱融(上圖左二)、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助理教授蘇瑤華(上圖右一),分享眾多關鍵經驗、社會與藝術的關係,以及當前社會參與藝術的相關問題。

兩位譯者在本身的專門領域雖然不盡相同,但由於「跨域」對藝術的影像力與重要性,而產生了合作的機會,然而,學者們亦指出,現代的眾多藝術學門,常有所謂的「對話」,雖可能不是一針見血,但台灣因為其保守的風氣,而多半能避則避,這對於藝術在尋求突破的路程上,是一件相當危險的事情;學者認為,也許某些狀況下,可以不用一針見血,但必須要能在倡議中,讓參與者(或者是創作者)能在事後對某些地方產生覺醒,才能發揮改善之效。

蘇助教指出:「過往我們(指大眾)對於藝術的印象會較為刻板,但在跨域之前,應找出共通點進行突破,方得與時俱進之效,而『社會參與藝術』這件事,在某種情況下需要被適切地重新定義與議論如何因地制宜;在當時定名最終的中文書名時,我們(指翻譯團隊)雖然是在教育圈,但因為這是一本要向大眾傳達知識的出版品,所以在定調上,也必須符合大眾文化;畢竟,藝術不只是純藝術領域的事情,社會參與者或其他非藝術領域者,也能用不同的形態去參與藝術,就像是匯集眾多駐村藝術者,但卻有歷史含義的據點『寶藏巖』。」

然而,吳助教亦提及赫爾奎拉理論中,關於不同背景的參與者參與藝術的看法,她表示:「一個角色的參與目的,可能會離開原本傳統印象中的預期,最簡單的:拍攝作品的動機,因時地差異、突發狀況的轉變;當然,除了外在因素,也可能還包含參與者(當事人)的處事作風之類等。」

上月底,曼徹斯特博物館甫發生19世紀藝術作品因疑似「物化女性」的嫌疑而緊急撤除,並引發輿論軒然大波的事件;雖事件距今已兩周,但吳助教對於此事件有大致的看法,她認為:「此類問題的發生是肇因於時空環境因素,作品的空間倫理容易受到民間與媒體輿論的影響而產生質變,曼徹斯特其實不是第一個,畢竟過往也有先例,這可能是原作者沒有意識到的問題,或許可以成為創作者的一個重要借鏡,因為透過社會投入藝術之餘,創作者或許應當要對當時民情(或說社群性質)有相當之認知。」